UC大學違法錄取學生

加州審查長:UC大學錯誤地錄取了64位 “關係好” 的學生

今天灣區 NBC 報導,根據週二公佈的審查報告,UC 大學在過去六年 “不恰當地錄取了” 64 位來自富裕的、幾乎全部是白人家庭的學生,這些都是學校給捐款人及親朋好友的 “特殊照顧”。

加州審查長:UC大學錯誤地錄取了64位 “關係好” 的學生

根據這份審查報告,這 64 位學生之中有家庭成員是加州大學校務委員的朋友,有一位大學主要捐款者的小孩,及一位曾幫前招生辦公室主任帶過小孩的學生。

加州審查長 Elaine Howle 在電話訪問中說:”這是大學必須處理的一個大問題,我們希望這件事沒在其他加州大學或美國的其他大學當中發生,但這件事讓我們感到很憂慮。”

這份報告調查針對九所加州大學中的 UCLA、UC Berkeley、UC San Diego、以及 UC Santa Barbara 四所大學從 2013-14 學年到 2018-19 學年、一共六年的錄取資料。審查委員發現至少 22 位申請者在資料裡被錯誤地標註成 “體育徵招生”(student-athlete recruits),因為他們來自人脈很好、而且有捐錢或學校欠人情的家庭。這些學生只有非常有限的體育能力,甚至完全不會該項體育運動。

這份報告沒有提及學生、教練、或體育運動的名字,但調查員調查了不同大學的不同體育運動,包含足球、划船、高爾夫、水球、游泳、田徑、女子籃球、及男子網球。

這些被大學錯誤地錄取的體育徵招生中,至少 13 位學生進了 UC Berkeley、4 位學生進 UCLA 及 UC Santa Barbara、1 位學生進了 UC San Diego。

Howle 說:“UC Berkeley 的錄取程序中有一些非常大的問題。” 調查發現 Berkeley 錄取的 42 位學生都是學校教職員或捐款人的小孩,但學校拒絕了其他條件更好的學生。

其中,一位學校主要的捐款人的學生在申請表上拿到了最低的內部分數,入學委員在他申請表上標注 “不推薦錄取”,但這份申請表在學校的捐款及關係部門的入學副主任手中重生了,這位副主任聯繫一位體育教練並跟他說這位學生的家庭 “有很大的貢獻能力,而且已經對柏克萊大學做出非常大的支持。” 這位教練因此支持這位學生的錄取,即使學生在高中只有參加過一年體育運動,而且只參與低階的比賽,教練還是把他標註為 “淺在的大學運動員”。錄取之後,這位學生的家庭捐了數千元給這個體育隊伍,但這位學生從來沒參與過這個隊伍的賽事,而教授在那個球季結束之後也把這位學生從隊伍名單中移除。

在 UCLA,有一位學生的申請表已經被標註為 “拒絕”,但因為學校要給捐款人 “好處”,所以體育教練還是錄取了他為學生運動員。

上面提的這 64 位學生有 “絕對性的證據”,像是從 email 聯繫中看到學生被拒絕之後體育教練或學校部門有介入,提到學生的錄取可能會幫助學校得到捐款。

Howle 說:“另外還有至少 400 位左右的學生… 他們的申請表很有問題,” 這包含沒有任何體育能力的體育徵招生。

去年,UCLA 男子足球隊教練 Jorge Salcedo 因為收了一位 “升學顧問” Rick Singer 的 $200,000 美金讓兩位沒有打過足球比賽的學生透過足球隊的體育徵招進 UCLA 而被判詐騙罪,Salcedo 在法庭中認罪,下週預期判刑結果將會出爐。


延伸閱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