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大學入學主任公開信

来自300多位大学招生主任连署的公开信:疫情影响下,入学委员最在意什么?学生该如何应对? (含分析)

Also in: 繁中 (繁中)

上周,哈佛大学教育研究所发布300多位大学入学办公室主任连署的公开信,”在危机中,关怀很重要:大学入学主任对COVID-19的回应” (“Care Counts in Crisis: College Admissions Deans Respond to COVID-19”)。在这封信中,300多位主任跟学生分享在疫情的影响下,大学今年在录取学生时最在意哪些项目。我们分享公开信提到的五个重点项目,并分析它们背后的含义。


1. Self-care(自我关怀)

很多学生跟家庭会因为疫情而受到包含经济等方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困境跟压力,学生的心跟时间可能都必须花在跟疫情相关的事情。入学委员要学生对自己好一点。

白话一点,这是什么意思?

大学希望学生量力而为。今年全世界的学生都因为疫情而处于不同的劣势,这个劣势跟以往的学生相比是不公平的,所以这个self-care 的意思是学校不会拿今年的学生跟以往的标准相比,而是会考量学生如何克服这样的劣势环境,学生也不要因为想要达到历届学生的标准而硬撑。


2. Academic work(课业表现)

学生这段时间的课业很重要,但因为很多家庭里的情况,大学了解很多学生在这时候会在学业上遇到困难。学校在评估学生的学业表现时会考量每位学生的实际情况,学校会以学生在疫情前的学业表现当评估重点。如果学生受疫情影响而被迫改变学习计画(包含因疫情而高中把学生的春季学期成绩改成pass/fail,学生无法参加AP/IB/SAT考试,学生无法参观校园等等),学校绝对不会对他们做出任何惩罚。学校会考量学生的课业、学习资源、及其他身边的资源。

白话一点,这是什么意思?

从疫情前到现在,我们一直跟学生强调,别人说 “学校最在意SAT/GPA/课外活动” 这件事是错的,学校最在意的是 “学生在学生的情况下厉不厉害”!美国大学评估学生的方式是 “holistics admissions”(综合考量),会依照每个学生的情况去考量这位学生厉不厉害。

什么意思呢?

在没有世界疫情的正常情况,这一般代表种族或经济条件等方向。举例来说,一位住在贫困区、父母离异的黑人学生在学习上可能会比一位住富人区、父母都是PhD博士的亚裔学生还少很多机会跟资源。因此,如果两位学生的SAT分数都是1500,那位黑人学生在他的生活条件下会比那位亚洲学生还来得厉害,所以如果学校要从其中挑选一位学生,学校很可能会挑选那位黑人学生,因为他在一个比较劣势的环境还能跟那位亚洲学生有相同的成就。这跟在亚洲的传统观念 1500=1500 完全不同。

今年虽然有疫情,但台湾因为防疫做得算非常成功,台湾高中生的学业不至于受到太大的影响,但美国的高中生全部都无法正常地完成实体课业。因此,如果美国学生跟台湾学生的 AP 生物课都拿到 B,大学入学委员会更原谅美国的高中生,台湾的学生可能没有理由表现不好。


3. Service and contributions to others(对他人的服务及贡献)

疫情下,大学在意学生有没有愿意为他人贡献的本质,尤其是在学生的条件允许之下。今年因为疫情,有些学生可能要克服压力跟其他困境而只能有心跟时间照顾自己,但疫情之下也有很多人需要得到帮助,包含课业辅导、照顾年长者、及食物的运送等等。在疫情期间能为需要帮助的人做些事情是学生利用时间很好的一个方式。

大学也在意学生贡献自己在跟疫情没关系的方面,包含环境保护、对种族不公出声或出力、防止霸凌… 等等。大学没有要学生一定要做新的project(如创立设团)或在这些活动中当领导者,学校想要学生能够真心的付出,去做有意义的事情帮助别人,包含写鼓励信给前线人员,关照需要帮助的独居邻居等等。学校在评估学生的贡献跟服务时会考量学生的情况以及所遭遇的困境。同时,大学在意学生在做这些贡献时有没有对自己、身边的环境、或国家有更深层的认识。如果学生在这段时间因疫情而无法做出任何贡献,大学也不会因此惩罚学生。

白话一点,这是什么意思?

每年都会有一些机构以 “帮助弱势国家,增加升学录取率” 为噱头让学生付高额费用参加义工活动,像是我们常提到的一大地雷,去柬埔寨做 “义工”

在传统亚洲观念,大家重视表面,所以(以前)在台湾很多人非常重视证照,每个技能都一定要考到一张证状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连Office Word,打字,印表机使用都要考证照。在美国的教育,大学重视的是内涵、实际能力、跟态度。

什么意思呢?

在入学办公室里,入学委员在看完学生的申请表之后会给学生一个 “个性” 分数(”personality score”)。很多学生跟家长误会大学要的是什么,以为如果学生的申请表里充满不同的 “义工活动”,最好是到贫困国家去做,这样就能展现学生的善心。但其实,这个举动不但不能表现出善心,在大学的眼中这是很伪善,扣分的一件事! (我是哈佛大学的面试官,如果我们遇到一位跟我说一个非真心去做的义工活动,我们会给学生一个非常非常低的个性分数)

大学要的很简单:学生要发自内心,去帮助自己想帮助的人。常人可以相信一个高中生想花时间照顾对他好的老奶奶邻居,但没有人会相信一个高中生想大老远跑到没去过的柬埔寨、去帮素不认识的工人盖需要经验跟超过两周时间才能盖好的房子。

大学要的是都一直是学生的真诚,就这么简单。


4. Family contributions (家庭贡献)

学生太常误会以为大学更喜欢学生做高大上却短暂的 “义工服务”,而相对不重视学生对自己的家庭做出更耗时、更深层的贡献。平时,学生可能会需要照顾自己的弟妹,照顾生病的亲戚,或打工维持家计,大学知道在疫情这段时间学生有可能会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在自己的家庭上。如果学生在申请表上可以提到在家里有哪些事情是需要花时间帮忙的,这样子的活动绝对会帮学生加分。

白话一点,这是什么意思?

延续刚刚的第三点,大学要的是学生的真诚付出。很多学生的家庭受到疫情的影响,这时候如果学生花时间帮忙家里分担一些责任,这个很成熟、有意义的活动就会加很多分。

即使在没有疫情的情况,如果一个学生“为了大学录取能加分” 跑去柬埔寨盖房子而不帮忙爸妈在他们工作时照顾家里的小弟弟或小妹妹,这是多么自私的举动,这样的学生就会被大学扣很多个性分数!


5. 课外活动及暑期活动

如果学生这段时间无法参与课外活动及暑期活动,学生不会被惩罚。大学也知道很多学生的课外及暑假计画都因为疫情而受了影响或被迫取消,所以入学委员能够理解。每个学生的环境跟情况不同,学生的赚钱(工作)经验及对家庭的付出都一直是大学入学委员评估的一大部分,在疫情的情况下也是。

白话一点,这是什么意思?

春学期不在学校上课的学生无法参加正常的课外活动,即使在台湾上课的学生可能也因疫情影响无法出国参加类似模拟联合国的活动或体育比赛。另外,学生可能因为要花时间处理家里的事情或因为活动取消而无法做本来要做的事。学生只要跟大学解释情况,让大学知道学生如何做调整,如果这个调整是合理的及令人赞赏的,大学入学委员就会帮学生加分。


总结

大学会跟学生就读的高中询问学校在这段时间所受的影响及学校能提供的课业资源及辅导。如果学生在学习上遇到任何困境(像是没网路,没安静的地方读书,上面提到不同的家庭情况等),大学入学委员鼓励学生跟大学直接说明这些情况所导致的影响。 Common Application 跟 Coalition Application 申请表里也都有栏位让学生描述疫情所受的影响。

“量力而为”、在学生环境下的课业表现、对他人的真诚付出、对家庭的贡献、及在学生环境下的课外活动这些其实在疫情前就一直是大学评估的项目。只了解皮毛的人常常说名校一定要学生有至少1500的SAT,至少3.9的GPA,一定要有课外活动而且一定要有领导职位等等这些违背事实的建议,因为他们不了解大学要的本质:积极努力、真诚、付出及贡献等个性。

其实,这次大学入学委员联名的这封信只是重申一直以来都没变的游戏规则,并强调在全世界的学生多少都受到一些影响的情况下,”hollistic admissions” 在今年代表学校的标准可能会降低一些,学生只要量力而为,没有一定要达到疫情前的标准。学校一直都更喜欢花时间帮家里分担家计、减轻父母压力、体贴的学生,而不喜欢 “为了申请大学的履历表” 而做一堆花俏、虚伪活动,有目的性的学生。

如果你是本来想要做表面包装的学生,让这封公开信当作你的觉醒信跟警告!赶快停止为大学而活,如果你不幸的因疫情而处于劣势,尽量克服困难,把家里照着好就好,但如果你幸运的没有因为疫情而大受影响,你可以多观察自己的周遭,尽量为身边的人付出,让你的周遭因为你而更好。

做事真诚一点,大学到时候会用录取通知信奖励你的!


延伸阅读:

Also in: 繁中 (繁中)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