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柬埔寨做义工” = 必死的升学活动?!

Also in: 繁中 (繁中)

看完上一篇 “去柬埔寨做义工,盖房子” 背后的真相,很多学生很紧张的问:“是不是所有在柬埔寨的活动都是扣分项目?”

痾,如果你这样想的话,你可能没抓到那篇文章的重点。

文章结尾的第二个重点,我们回顾一下:

2. 大学要从学生的活动中知道学生的个性…

再重复一次!大学要从活动中知(猜)道(测)学生的个性。换句话说,活动名称 (“What”) 完全不重要,重要的是初衷 (“Why”/”How”),从参与的活动中去猜测学生的动机,进而猜测学生的个性。

举个例:学生A跟学生B都利用两周14天的时间,参加同一个机构的同一个活动:“去柬埔寨盖房子”。

在学生A的活动叙述里,A写他在那边帮忙 “build houses”,然后在那边 “help the local people”,所以他 “demonstrate kindness”。同时,假设A学生的申请表其他地方有其他 “满足义工时数” 的活动。

(先别问他们怎么知道是“满足义工时数” 还是“实际在做”。大学是专业的,他们就是看得出来,我们的顾问也看得出来。当作Admission Officer 是神明吧,“人在做,天在看” 的概念)

在学生B的申请表里,看出他对国际关系的热衷(”why”),活动叙述里,B写他虽然活动名义上是去“盖房子”,但他很勤奋地利用时间与当地的工人聊他们对先进社会的观念,甚至最后一周旅游的时间他没跟团去旅游,自己跟主办单位申请留下来,与当地的人继续做访谈(“how”)。

这两个学生都是 “去柬埔寨盖房子”,但对大学来说,A“去柬埔寨盖房子” 不等于 B “去柬埔寨盖房子”。

A学生的动机不明,内容简单,当然美国大学入学委员会 “看出” 他的负面个性。当然A 学生的“本质” 应该是“善良”,“热心” 等正面的个性— 毕竟人之初,性本善嘛— 但呈现给大学入学委员的,他们眼中看到的, 却变成“不成熟” ,“肤浅”,跟“伪善” 等负面的个性,这就遗憾了。

相对来说,B学生的动机较明确(他对国际关系感兴趣,去发展国家是比较合理的一件事),活动内容叙述扎实,而且做了一般学生没做过的事:他竟然脱团,主动跟主办单位申请要做他感兴趣的事? !你我可能都会觉得这位青少年有想法,很成熟,很不简单,很积极,“我小孩只知道玩”… 大学入学委员也跟你想得一样。

因此,两位学生相比,很明显的,学校要录取A学生的意愿,一定会比录取B学生还来得低很多了。

柬埔寨,跟每個國家和每個區域一樣,都絕對需要善心人士柬埔寨,跟每个国家和每个区域一样,都绝对需要善心人士的帮忙。再次强调,我们不是否定每位到 “柬埔寨” “做义工” 的学生。 “到哪个国家” “做什么事”,这个问题从来不是大学在意的重点。只要你摸着心去做对你有意义(跟 “进大学” 没关系,人在做,天在看)的事情,这个活动就是加分的。因此,​“周末到我家旁的宠物中心照顾新来的狗狗” 这种简单、有趣、纯真的活动都可以像学生B一样,不只自我收获满满,大学也会喜欢你。但,如果你作活动的目的是“为了进大学去做”,像学生A一样,花大钱“去10个不同国家照顾小朋友” 可能会跟“去10个国家旅游” 的意义是一样的:好玩,看到很多东西,但对升学是没帮助,甚至扣分的,就看学生在表上呈现出的个性了。

Also in: 繁中 (繁中)

Leave a Reply